《一棟人間煙火》第85章完結下及《一棟人間煙火》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綜合其它 > 一棟人間煙火  作者:superpanda 書號:49436  時間:2020/3/26  字數:9803 
上一章   第85章 完結(下)    下一章 ( 沒有了 )
  7月, 二人結婚。

  他們先到市民政局領結婚證。

  那天隊伍長,二人排著, 有人看見, 掏出‮機手‬拍照。

  “唔…”還差十幾人時,夏溪抬起眼睛, 問, “介然,你確定嗎?”

  “有什么好不確定的?”

  “告訴你哦, ”夏溪伸手挽住周介然的胳膊,念叨, “結婚后呢, 就有義務, 權利義務相輔相成。”

  周介然笑:“什么義務?”

  夏溪一條條背:“第一條…第三條,止重婚。止有配偶者與其他人同居。止‮力暴‬。止家庭成員待、遺棄…十三條,夫在家庭中地位平等…第十五條, 夫雙方都有參加生產、工作、學習和社會活動的自由…第十七條,夫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下列財產, 歸夫共同所有:工資、獎金;生產、經營的收益;知識產權的收益;繼承或贈與的財產…第二十條,夫有互相扶養的義務…”

  周介然認真聽完,問:“這么簡單?”

  “一大堆人做不到呢。”

  “要我看, 還得加點兒。”

  “加什么?”

  周介然在最后一條下面又加:“第五十二條,夫每天互相擁抱、親吻;第五十三條,夫每天互相表達喜歡;第五十四條,夫每周互相贈送禮物;第五十五條, 夫每周一同出門約會;第五十六條,夫每月一同出去度假——”

  夏溪笑罵:“老不正經。”

  “我做得到。”

  “知道你做得到。”

  排在二人前面的人:“…”為什么來領證,還是得吃狗糧。

  終于輪到夏溪一對。

  在填表時,周介然一筆一劃寫得極為緩慢、認真,仿佛這是他人生當中最為重要的事,一分一毫都錯不得、不得、模糊不得。

  夏溪也是。

  工作人員錄入信息,叫他們倆去等制證。夏溪覺得沒等多久便拿到了小紅本本。二人又被帶著拍照,周介然特立獨行,快門開合那一瞬間,他并沒有望著前方,而是…無意當中轉眸看向夏溪。

  …

  婚禮地點是在一座古堡。

  籌劃時,周介然問包個海島還是租個古堡,夏溪毫不猶豫地答“租個古堡”周介然是房地產老總,她是房地產律師,千百年前建的房子,穿越時光屹立不倒,很有意思。

  雖然兩人都忙,然而對于婚禮籌備,他們還是花了心思,并未應付了事。

  最后選的古堡位于歐洲某國。

  據說,這是某位公爵為她子所造,總共花了30年,有一百來個房間。城堡外的石頭寫著:“愛情永不變質、永不衰老、永不死亡。”

  而且,十分巧合的是,城堡兩扇大門分別刻著公爵和他子名字的首字母:公爵是“Z”子是“X”也不知是哪一國人——正好與周介然、夏溪名字首字母一樣。

  古堡靠著海洋,位于海角。從懸崖向下了望,可以發現,懸崖三面都是寶石般的海水,好像正置身于藍天碧海中心。吹著山頂的風,仿佛在千百年的歷史里穿行,可以捕捉空中的一聲聲低語。

  他們先在古堡當中住了兩晚。

  等待8月8號正式結婚。

  8月7號,工作人員用了一整天的時間精心布置會場——一進大門里的中庭。夏溪遠遠地便能看見許多人來來回回地走。她老是想過去瞧瞧,又覺得應該高冷些,只能在內心里暗暗猜測場地會是怎樣布置。

  按照傳統,前個晚上,二人需要睡在兩個不同房間。

  正當夏溪親吻對方、打算離開,周介然的房門被叩叩地敲響。

  他打開,卻發現是夏溪父母,眉尖輕挑:“爸媽?”

  “介然,”夏溪媽媽手中捧著幾個盒子,看了一眼夏溪,對周介然澀澀地道“這是中京…我們老家里的東西…都是小溪小時候的寶貝玩意兒。”

  “媽…?”

  夏溪媽媽繼續說道:“她說要永遠留著…我特意拿它過來。以后,我們那邊不再是她家,你這邊才是她家。”

  “說什么呢?!”夏溪吼“怎么不再是家?都是家都是家!”父母那輩的人有時觀念真的奇怪。

  周介然伸手接過:“謝謝爸媽,我會寵著。”

  送走兩位老人,他將盒子放在上。夏溪打開,發現…什么都有。有小學時積的橡皮、攢的糖紙,有中學時候寫的記、傳的紙條,還有考試試卷、年級大榜…有她喜歡著的東西,比如可愛的小本、可愛的貼紙,有她紀念著的東西,比如入學通知、各種證書…甚至還有五歲那年掉的牙齒,以及5到15歲每年生日自己薅的頭發!

  夏溪說:“哎,爸媽真是…”

  周介然在她嘴了一下:“我會好好收著。”

  “嗯。那我回去,等著明天。”

  周介然看看夏溪,沒忍住,再次貼上夏溪嘴。他用力地將對方前額的發到腦后,另一只手緊緊摟著夏溪的向自己。

  夏溪被他吻得嘴漉漉的,低頭收拾橡皮、糖紙,覺得又香又甜。

  2020年8月8號,是正式的婚禮期。

  夏溪六點半鐘便被拉了起來,洗澡、吹發、化妝、盤頭、穿衣穿鞋。40歲的化妝師十分有名,是影視行業主任化妝師,畢業于云京電影學院美術系化妝造型專業,參與過幾十部大型影視拍攝,得過知名影視行業“化妝獎”和大型晚會“造型獎”也受聘于多所‮校高‬,寫了不少相關的書。她很用心,夏溪覺得,自己從沒這么好看。

  婚紗則是早選好的。穿上之后,她纖細的雙肩全都在外邊,部很細。裙子設計由某影視美指刀——他也拿過不少服裝方面大獎,曾經入圍國際某頂級電影節。夏溪覺得…仗著旗下清臣文化有限公司,周介然還真是能請業界的人。既然對方并不喜歡商業的婚紗設計師,夏溪也沒意見。

  她打扮好了之后,便坐在房間里靜靜等周介然。此時時間還早,她仔細地看著海面上的太陽。

  一直到了上午十點,周介然才終于出現。

  蕭雅想要“堵門”整整清臣的CEO。她鬼主意極多,夏溪擔心,忙不迭地求道:“雅雅,雅雅,別,別,叫他進來。”

  “不行…”

  “雅雅,”夏溪虎著臉說“否則,明天我會惡整你家的陸一策。”

  蕭雅:“…”沒錯,陸一策、蕭雅,也會在這舉辦儀式。

  本來他們比較著急,然而,因為蕭雅是夏溪閨蜜,陸一策是周介然發小,關系特殊,夏溪與蕭雅便想著,一起結婚,一起幸福。為了這個,蕭雅甚至將自己婚禮延期。

  兩個男人不太樂意,于是選擇這種方式——周介然、夏溪8月8號結婚,陸一策、蕭雅8月9號結婚,在同一海灘同一古堡,反正都是“黃道吉

  夏溪不同意,蕭雅無奈,只得放棄,走去開門。

  夏溪明顯地感覺到,周介然在看見她時,呆了一下,搞得她不好意思,于是輕輕喚了對方一聲——她還沒有見過周CEO這個樣子。

  周介然沒說什么,很快便表現如常,對夏溪說:“來接你了。”

  “嗯嗯…!”

  周介然半蹲著替夏溪穿上鞋,然后便將夏溪整個橫抱在懷。

  “這這這…”夏溪結結巴巴地問“入場是在護城河外,特別遠,我自己走吧。”

  “外面有個花車。”

  “哦哦~”

  車只能在古堡門外等待,而古堡地鋪青磚,不大好走,夏溪不想對方過于費力,于是伸手胳膊攬著對方頸子,偷偷使力。

  她將額頭靠近對方,并且看著對方很明亮的眼睛。周介然好像是察覺到了什么,在她額頭輕輕吻了一下。

  “…”極溫熱的雙貼上她的額角,夏溪覺得自己臉又紅了。

  花車有點像童話里的南瓜車。四個輪子很大,造型也很復雜,綠色“花萼”托著“花苞”也就是花車的主體——一個透明球形罩子。罩子內有一張長凳,正好可供兩個人坐。球形罩子頂著有個白花組成的大花球,花朵蔓藤垂下,十分漂亮。罩子后邊有一個“車夫”的位置,此時一人正著童話樣的服裝。

  花車造型配上城堡,令人立即想到公主。可現在是白天,12點已經過去,魔法沒有消失,只因他們相愛。

  南瓜車緩緩地載著二人出去,走過護城河面上直直的木橋,到了婚禮新娘最初入場之地。

  懸崖下方,細細白白的沙進廣闊大海。海水清澈見底,宛如人造琉璃一般,近處的海是湖藍色,顏色很淺,遠處則是深藍色的,顏色很深,不同層次的藍一層疊著一層,絲毫不顯突兀,好像是上帝正用筆暈染畫布。

  而懸崖上,則是另有一番景象。

  古堡四周有著寬廣的護城河。護城河水緩緩淌,仿佛一條清澈小溪向遠方,倒映著八月的金光。

  古堡正門之外,有一整片草坪,而草坪的再外,是護城河的橋。

  此時,護城河的橋上,一條花瓣鋪的通道直直伸向對岸草坪,又延伸進古堡門內,花瓣粉紅,嬌滴,兩邊都是燭臺,樣子十分精致,燭臺里邊有著蠟燭以及花瓣。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個拱門,長長的紫藤花從拱門上垂下,紫的花綠色的葉被風吹得輕輕搖曳,令人仿佛置身于童話的世界,不愿離。

  好漂亮。

  夏溪知道,儀式要在古堡內部中庭舉行,因此她看不見周介然的影子,只能見到長長長長的花瓣路,路的盡頭是門,兩邊刻著“Z”“X”

  司儀也是影視行業內部人士,目前是云京臺經濟頻道的金牌主持人,算是很有名氣,基本人人知道。

  他讓夏溪等在通道初始位置,給了所有賓客每人五支鮮花,分別是白、黃、橙、粉、紅五種常見顏色,叫賓客們將花在拱門上邊,還說,這代表著親人朋友們的祝福。

  蕭雅叫陸一策把她高高抱起,還說,夏溪是她閨蜜,且是鋼鐵閨蜜,她要把花在最高、最顯眼的那個位置,陸一策便托著、舉著、寵溺地笑。麻近思也跳著花,剩余親友,比如夏溪三個本科室友、三個研究生室友,則是不過不失。

  而周介然那邊朋友,則大多是富二代和商業領袖,沒有女方這邊能鬧。夏溪也再一次見到元琛繼妹——是那種清秀掛的,軟軟的,懦懦的,和聲細氣,春風化雨,與元琛的張揚形成鮮明反差。她想起元琛當年狂對方,感到好笑。

  因為二人都沒有請太多親友,花環節很快結束——他們覺得沒有必要,只想接受最最親的人的祝福。商業伙伴、媒體記者,周介然是一個沒請。就連清臣集團高管,也只邀了少數幾個。

  司儀派發了伴手禮。因為每人伴手禮都不大一樣的,司儀只能一一叫名、遞上東西。東西不貴,然而含意義。

  接著,賓客走回城堡內部,落座,等待儀式正式開始。樂隊樂手分列鮮花通道兩側,其中一半在護城河外的空地,一半在護城河內的草坪。

  到了吉時,音樂聲音響起。夏溪并不認得曲調,只是覺得非常動聽。眾人奏出音樂的聲音伴著懸崖下面海沖擊礁石的聲音,如夢似幻。

  當音樂進行到某一個階段時,夏溪見到司儀向她示意了下,便緊握住手中那鮮的捧花,一步一步想著古堡方向邁去,仿佛正從生命中的一個階段跨越到另一個階段。她有兩個伴娘,都是研究生的同學,她們在她身后陪著。

  一步一步走過木橋,夏溪忽然覺得想哭。

  就要…結婚了呢。

  城堡大門近了。

  它有著高高的拱、厚厚的墻、一塊一塊石頭靠著、疊著,共同組成龐然大物。墻上有著復雜裝飾、紋路,拱門上方兩個天使對著彼此伸出左手,門的兩側嵌著幾豪華石柱,有點巴洛克時期的建筑風格。

  夏溪穿過了門。

  橫穿過了長廊,便是古堡中庭。

  四周是魏巍石壁,灰色石頭上面偶爾有些青苔,帶著一種穿越千百年的滄桑。上面的四方的天,湛藍湛藍,偶爾還有兩只大鳥翱翔而過。抬頭望去,還能見到古堡兩個用于觀海的小尖塔。

  中庭內部,除四周走廊,還有一些古老東西,比如酒桶,再比如馬車,再比如一些木制器具。

  夏溪看見,中庭里面,花瓣大道兩邊,已經擺椅子。她的父母、親戚、朋友…全都含笑坐在上面。椅子背上也有粉紅色的花球,花球上面扎著長的垂地帶子。

  花瓣大道盡頭是個雙層臺子,被籠罩在漂亮的鮮花拱門內。鮮花色彩繽紛,而后面的石壁而掛紫藤花。

  他見到了心心念著的人。

  英俊、優雅。

  夏溪抬頭,周家二少邁步緩緩走下臺子。兩個人站在了司儀先生面前,靜靜地等著下一步。

  司儀先說了一段開場白:“今天我們將在這為周介然、夏溪兩個人舉行一場結婚儀式,祝福他們可以永結同心、白頭偕老——現在,我先宣讀結婚證書…”

  一段開場白結束后,他讓兩人相對而立,說:“現在換結婚誓言,你們跟著我念就好。”

  “不用,”周介然的聲音不大“我自己來說誓言吧。”

  司儀愣了一下,而后笑著說道:“可以。”

  因為場地不大,周介然講的話臺下也聽得見。他看著夏溪眼睛,說:“我23歲進入清臣集團工作,26歲擔任清臣集團的CEO。我一直以為,我很懂得‘家’,每年都要針對這字發篇演講。然而,直到遇到夏溪,我才知道,我對這個字,還可以不斷地有更廣、更深的感悟。”

  “介然…”夏溪內心很受觸動。

  “從今天起,無論順境還是逆境,富裕還是貧窮,健康還是疾病,都永遠愛她,尊重她,對她忠貞不渝,直到生命盡頭。”

  “…”夏溪又想哭了。

  司儀又問夏溪:“你也要自己說?”

  “嗯…嗯。”夏溪沒有準備,不過稍微想了一下,便講出一番話。她說:“我…因為工作原因——房地產律師,見悲、見喜、見人,對于愛情、對于婚姻、對于家庭,其實有點點悲觀…是周介然,讓我由不相信,變相信。”

  “…”“因此,我也是…從今天起,無論順境還是逆境,富裕還是貧窮,健康還是疾病,都永遠愛他,尊重他,對他忠貞不渝,直到生命盡頭。”

  對面,周介然卻低笑一聲:“沒事,如果我貧窮、疾病,你可以離開。”

  “才不要——”

  “好,”司儀再次開了口“那么,就請你們雙方換信物。”

  周介然拿過了婚戒,握著夏溪的手,輕輕為她套了上去。夏溪也是照做。

  看著他們,司儀笑了:“現在親吻一下。”

  聽罷,周介然伸手,一把起頭紗,捧起夏溪的臉重重地吻下去。

  “…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夏溪有點不好意思。良久之后,她才感到上一輕。

  司儀又說:“希望你二人的家庭今后充平安、幸福、溫馨、喜樂。愿你們在今后生活之中,同甘共苦,白頭偕老。”

  接著,是向雙方父母敬茶。

  周介然先彎敬茶,夏溪父母摸出紅包,遞去。周少明顯愣了一秒,而后起一個笑容,伸手接過、拿在手里。

  夏溪也向江盈盈敬茶。幾個月前見婆婆時,電視里的豪門狗血并未出現。本來夏溪琢磨,對方拍出一億支票叫她離開,她要說啥才好,結果江盈盈根本沒有不。當時周介然淡淡地:“我五歲時她就知道管不了我,就算要娶一個乞丐,她也不會提出反對。”夏溪很囧,知道,周介然的爸媽以前也管不了他,在他接管清臣以后就更管不了了。

  江盈盈喝過,夏溪又是倒一碗茶,小心翼翼放在江盈盈身邊那空空的座位上,說:“爸,喝茶。”

  她抬頭看藍天,依稀覺得,在那云層上方,周介然的父親也正悄悄注視。在那陽光萬丈、一切東西都宛若被鍍了一層金箔樣的地方,他的父親,也許也出了一絲絲的笑意。

  末了,江盈盈也摸出一個非常厚實的大紅包,夏溪也不別扭,伸手收了,笑:“謝謝媽媽。”江盈盈也化著精致的妝,夏溪近距離看,更是覺得對方美到不可思議。周介然,長得的確很像媽媽,只是氣質十分凌厲,而周修然,就像爸爸。

  婚禮儀式結束以后,所有賓館前去用餐。古堡很大,有幾個廳,其中最大那個,被拿到擺酒席。

  夏溪換上了一條紅色的裙子,長長的裙子一直拖到地,脖頸和胳膊全都在外面,帶上鑲著一些漂亮的寶石。

  餐廳樣式保持住了古樸風格,有著老電影中那種柔和感覺。石壁上,‮大巨‬窗子帶著圓拱,天光將大廳照得一片亮白。紅灰墻上遍布壁畫、掛毯,還有精致小燈。天面是高高的拱,壯麗、空曠。十來張桌子散步大廳各處,桌面潔白,椅背也白,然而卻是扎著深紅色的緞帶。

  一對新人不能免俗,一桌一桌感謝到場。幸好人數不多,大家關系又好。

  等到午餐吃到盡興,所有人到臺聊天。從古堡臺,人們可以看到海面、聽到海、感到海風。周介然開了許多瓶酒,讓人邊喝酒邊聊天,將他們的婚禮當作一次度假。

  臺兩側還有兩座尖尖的塔供人了望,周介然也帶著夏溪慢慢上去、俯視一切,不論是懸崖,還是大海。

  活動一直持續到了晚上十點,眾人陸續離開,周介然與夏溪也步入了“房”

  房間已被古堡的工作人員精心布置過了,大的正‮央中‬被灑了紅色玫瑰花瓣。

  夏溪本來以為,古堡房間會是原汁原味,十分簡陋,到了方知并非如此。房間非常現代,簡直像是五星酒店,早已經過改造。

  夏溪一進房間就鉆進盥洗室,站在鏡子前邊卸妝。很快她便很悲哀地發現,結婚當天最艱難的任務,一定是這個所謂的卸妝。

  她換上紫睡裙,走回主臥,見周介然坐在角,瞧見她夏溪,輕拍膝蓋。

  她只好去給人摟著。

  “累么?”周介然問。

  “還好,高興。”夏溪躬下上身,撈過‮機手‬,打開“照片”一張一張地看別人拍的照片。

  張張都很好看,愛情溢出。

  周介然也垂著眼看。看她身披婚紗、向神宣誓,看她手戴婚戒、締結盟約,中情緒橫沖豎撞,摟著夏溪的,親吻她的后頸。

  吻著吻著,手便不老實地鉆進她的睡裙。

  夏溪立刻哼哼一聲。

  周介然扳過夏溪的臉,與她接吻。夏溪努力回應。她的舌頭靈活,沒多一會兒,周介然便反客為主,卷住夏溪舌尖、用力‮擦摩‬、攪動。

  而后,他們便在那些玫瑰花瓣上滾到三點鐘。

  末了,累到不行了的夏溪看著古堡房間的天花板,說:“必須‮覺睡‬…明天還有雅雅婚禮。”

  在她們的儀式全部結束以后,工作人員馬不停蹄接著布置。陸一策、蕭雅的婚禮與周介然、夏溪并不完全一樣,蕭雅也有自己喜歡的風格、喜歡的布置、喜歡的道具。

  周介然、夏溪的婚禮排場很大花費很高,然而,因為連著兩天,可以公用不少道具,陸一策與蕭雅并未負擔太多。陸一策是大公司的高級經理、計算機工程師,蕭雅賣掉版權,也能算是有了一筆“天外橫財”

  周介然說:“嗯。”“我剛看過雅雅,她還有點緊張。”

  “緊張?”

  “她說,自己的第一次婚姻徹底失敗,離婚,變回單身狗,于是非常害怕,她的第二次婚姻…再次失敗,離婚,變成單身狗。”說到這里,夏溪已是有點艱難。

  周介然:“…”夏溪也:“…”是有點雷。

  不過,夏溪也還記得,除去緊張,蕭雅還有期待,也說“第二次婚姻,與第一次不同,我對夫、對家庭已有更多理解,不是年少時的一時沖動,而是成長后的深思慮。相信,這回可以天長地久、永遠幸福。”

  夏溪也很期待看見,明天的雅雅,與第一次舉辦婚禮時的雅雅,有什么不同。

  還沒有想完,旁邊的周介然忽然伸出手臂,摟住夏溪的一把拖到身邊,與他自己緊緊挨著,說:“‮覺睡‬。”

  “…嗯。”周介然又低沉一笑:“是我的了。”

  “你也是我的了。”

  “是。”

  夏溪迷糊糊閉眼,眼前似有一幕一幕快速閃過,好像一場電影一般。

  然而,因為全部場景都有關于介然,顏色十分鮮、明亮,與現實中不大一樣,好像加過一層夢幻般的濾鏡。

  一幕一幕,閃得極快。

  “喂…!”夏溪忽然清醒,語氣夸張地道“介然,我們…我們忘記邀請一個重要的人!”

  “嗯?”周介然聲調慵懶一挑“是誰?”他不覺得自己有漏重要的人——東漏一個西漏一個,還如何管理清臣集團?全面、謹慎,比不可少。

  夏溪是:“忘記大媒!”

  “大媒?”周介然問“有大媒?”

  “對呀,”夏溪嘻嘻地笑“就是那事成,娜娜,那總!”

  周介然:“…”“有他,我們才不打不相識,才有機會彼此了解~~~哦,應該邀請娜娜過來看看。”

  周介然淡淡地道:“你能還更么。”

  夏溪說:“其實我能。”

  “…”律師天生就要“惡心”別人。

  “介然,”夏溪重新闔上眼睛,仗著自己超強記憶,回顧過去,又是輕輕地問“你知道,我…第一次接大額案件,發現對手是清臣時…念叨的第一句話是什么么?”

  “是什么。”

  “嗯,”夏溪還是閉著眼睛,小腿蹬,‮勁使‬兒地又往懷里窩了幾下,后背似能感到對方口里面跳動著的心臟,右手一劃,摸上周介然正搭在她間的手腕,往前拿了點兒,用力握著、緊緊捏著,說“是“賊將休走。””

  “…”周介然又再次淺淺地笑了聲,更加用力地將夏溪箍在身前,說“嗯,不走,永遠不走。”

  夏溪記得,她當時,打開了周介然的微博,找到對方一張照片,看著那張帥臉,氣勢十足地講出方才兩句話的。當時她想:真沒想到,祁萍喜歡的周介然,竟然會干這種事情,重利輕友,網上信息真不可信,那就讓他焦頭爛額、人樣麻煩好了。

  隨口一句“賊將休走”將人扣得徹徹底底。

  “情話大王。”夏溪“嗤”地一笑“那我真做到了?”

  “做到了。”

  周介然也想起了在“新派中餐”見面那個晚上,彼時彼地,他第一次見到夏溪,知道對方就是獅城集團律師,忽然之間就有一種要賠給對方什么的預感,而他預感一向很準。

  他以為是一審的失利。

  其實不是。

  是他自己的一輩子。

  而且,毫無怨言。

  (正文完結)

  作者有話要說: 完結~~~

  番外會有,過兩天就開始發表。會貼在“作者有話說”基本免費。

  四個來月,近40萬字,感謝大家一直支持。中間2月更新緩慢,特別抱歉(真的有事)。下篇文會多多存稿。

  回到《一棟人間煙火》。自己覺得,有用心寫。沒有因為主寫耽美、或者賣掉版權,而對它敷衍、對付。很多地方不盡人意,實是因為沒有能力。

  如果有幸得到喜歡,萬分感激。

  下篇會開耽美,《明人不說暗戀》,已經發表預收。

  再下篇是言情,更番外時發表預收。

  另外,如果喜歡,希望順手收藏專欄~么么噠!
( ← ) 上一章   一棟人間煙火   下一章 ( 沒有了 )
先撩者賤如她所愿主播你會吃就盲目狂戀的寬院長大人要折十二點的辛德以后少吃魚上司攻略當你眼睛瞇著小野貓綠茶養成手冊深淵之城男神,筆記借愛你不是渾閑就讓風與光去陳安深,人頭終于撩到你封先生總是很單行道,逆行本少不懼內!就要你奈何曾戀過你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superpanda最新創作的免費綜合其它《一棟人間煙火》第85章 完結-下及一棟人間煙火最新章節第85章 完結-下在線閱讀,《一棟人間煙火(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一棟人間煙火的免費綜合其它,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60207923.buzz)
30选5基本走势图 上海快3走势图500期 甘肃快3技巧稳赚 河北快3一定牛开奖结果图 吉林11选五就是牛走势图 体彩7位数开奖结果 2017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体育彩票每周开奖时间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百度江西多乐彩开奖 广西快三遗漏一定牛 贵州11选五走势图遗漏 四川快乐12的开奖号码 手机版时时彩下载手机版 线上配资 广西福彩快乐十分综合走势图 云南11选5最新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