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那么撩》第89章你是我的完結及《他那么撩》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綜合其它 > 他那么撩  作者:曲小蛐 書號:49437  時間:2020/3/26  字數:10870 
上一章   第89章 你是我的(完結)    下一章 ( 沒有了 )
  被齊璐璐點名的時候, 秦晴正靠著貼墻的桌子半倚著, 聽旁邊的同學給自己“前情提要”

  耳邊這聲音剛說到于文前兩年炒股發了筆財, 這是帶著漂亮的校花女友回來炫耀,秦晴就突然在那一堆人圈里聽見了自己的名兒。

  ——動靜還不小。

  秦晴一臉懵然地抬起視線,無辜的眼神登時就接上了大半個教室里的人的目光。

  不少人眼前一亮。

  ——

  齊璐璐提的沒錯, 是漂亮, 干干凈凈渾然天成的那種漂亮。

  比之從前那個小小一只的姑娘,如今的女孩兒長開了許多。不只是纖瘦的小腿長了些,和稱勻停得像是一對兒白玉雕;連原本就精致的五官,如今不施粉黛也帶上了幾分氣質淑然的味道。

  若說過去那個秦晴在他們印象里還只是個沒長開的漂亮娃娃, 那此時此刻,她儼然已經成了往那兒一站就讓人自動聚焦的美人兒。

  但說穿那一身高中制服都能絲毫不顯違和,這一點就讓不少濃妝抹來參會的女生都有些羨慕。

  從單純到成,從來不是個可逆過程。

  而此時眾人焦點里的秦晴, 也已經在身旁這位同學的提醒下理解了前因后果。

  她不由無奈地垂了眼眸。

  眼前這情況,明顯是齊璐璐氣不過——從前跟她相差無幾的凌雨如今借著于文的財勢和別人的追捧完全蓋過了她的風頭, 這才忍不住出言怒。

  至于秦晴, 顯然是運氣不好這才被無辜牽連進兩人的斗爭里而已。

  這要是換了別人,興許那些追捧的早就開著玩笑踩一個抬一個地去吹凌雨了。然而如今對上素顏依舊稱得上美人的秦晴,再瞧瞧凌雨那一臉價格絕對不菲的妝容, 他們就怎么也有點不好意思開口了。

  尷尬地沉默了一會兒之后,就有人主動跳出來圓場——“大家都是同學,干嘛這么認真。再說秦晴今天明顯是素顏出來的,就是想追憶一下高中, 這也不好和凌校花比較,兩位都是絕頂的美人兒嘛…”

  開口這人還自覺自己說得不錯,心情很好地看向于文和凌雨的方向。

  然而此時凌雨挽著于文站著,面上雖帶笑,攥起的手心里卻都快被自己的指甲掐出血了。

  ——說素顏的秦晴和自己都是絕頂的美人兒,那不就是在說她不如秦晴清純漂亮,卸了妝更沒法跟秦晴比?

  再加上齊璐璐揭開了她藏得最深的那條疤痕,更是叫凌雨心里此時血如注,羞和痛感一并上涌…這廂秦晴都以為這一頁可以有驚無險地翻篇過去的時候,就聽見一個陌生的女聲蓋住了眾人的低語,直直地抵到自己身前——“剛剛來的時候,我看了一眼公告欄,發現今年聞煜風也來了。…秦晴,你們現在還有聯系嗎?”

  隨著這話音,人群撥開,秦晴瞧見向著自己走來的女人。

  那張漂亮的臉蛋上還帶著讓她覺著熟悉的記憶。

  只是對于對方眼睛里掩飾不住的敵意,秦晴實在覺著無奈得很。

  即便當年這凌校花與聞煜風一度傳過許久的“‮女男‬朋友”的緋聞,那也都是在自己和聞煜風相之前。

  她跟凌雨兩人之間,就更是連一句話都沒說過——這敵意實在是來得莫名其妙。

  …只能怪某人爛桃花太多。

  秦晴無奈地想。

  凌雨都開了口,其他人也被這架勢怵得沒敢再出來打圓場,秦晴眼見著是回避不了了。

  猶豫了幾秒,她還是決定實話實說——

  “聯系過。”

  “…”——你們現在還有聯系嗎?

  ——聯系過。

  這樣的對話落到眾人耳朵里,跟不好意思承認斷了聯系沒什么區別。

  凌雨顯然也是這么想的。

  她角輕輕一挑。

  “真遺憾啊。”凌雨的眼神和神情顯然不是這么說的“齊璐璐說得沒錯,上學那會兒,聞煜風確實像是只聽你一個人的。看你們那時候形影不離的,我還以為你們能一直走到現在呢。”

  秦晴沒說話,連應和都欠奉。

  她從隨身的黑色雙肩包里拿出了‮機手‬,啪嗒啪嗒地給某人發信息:

  “我遇見了個追求者。”

  ——不過不是我的,是你的。

  秦晴在心里這么說。

  想象到那人會有的反應,她忍不住笑地把‮機手‬調成靜音。

  果不其然,隨后她的‮機手‬屏幕就開始閃啊閃。

  一條接一條的消息爭先恐后地涌進了她的收件箱。

  秦晴心頭因此時場面而籠上的那點翳,一掃而空。

  “…”秦晴半倚坐在那兒動‮機手‬的動作,凌雨早就收進眼底。這種一拳打進了棉花里,對方好像不痛不的反應讓她極為地不愉。

  凌雨眼角

  然后她輕笑了聲,又進一步,踩到秦晴面前去。

  秦晴細眉微蹙,抬眼看向凌雨。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舒適距離——凌雨現在已經踩在了那個距離之內,陌生的香水味道過于濃郁,這讓秦晴覺得很不舒服。

  “既然你們聯系過的話,那你能給我一下他的‮機手‬號碼嗎?”

  凌雨抹得濃艶的紅挑起來“大家都是老同學,還有什么事情過不去呢…當初有些事兒是我做得不對,沒考慮會對他有什么影響,我該跟他賠個禮才對。”

  這話一出,離著近的能聽見的人,神色都有些微妙。

  ——當初聞煜風和凌雨兩人‮女男‬朋友關系的傳聞曾一時盛極,雖說最后不了了之,但沒人不好奇這兩人之間到底是如何一團麻。

  如今聽凌雨意思,莫非還是她甩了聞煜風?

  那看來這些年傳她和齊璐璐都是求而不得,應該是誤傳才對啊…秦晴眼神冷了下來。

  凌雨的心思,若說從前的她還不能懂,那此時已然是明了于心。

  她將‮機手‬收進了旁邊的背包里,站直起身。

  瞧著這邊好戲的眾人一愣。

  不知道是他們的錯覺還是別的什么,眼前的女孩兒就好像是突然褪盡了之前的淑雅淡然,連眼神都凜冽起來。

  那張臉蛋也仍舊是不可方物地漂亮,只是此時的漂亮,卻已然有幾分煞人了。

  …這不會是要打起來了吧?

  眾人一個個心里嘀咕。

  首當其沖的凌雨在這突然冷銳的目光下也面色微變。

  她右腳腳下踩著的高跟情不自地往后蹭了一點。

  似乎是察覺了她的動作,穿著一身干凈校服制服的女孩兒低垂了眼一掃,又重新抬了起來。

  然后秦晴將角弧度微抬,就那樣瞧著凌雨——“他的‮機手‬號碼還是高中那個,沒換過。如果你沒有的話,那大概是他不想給你,我也不能越俎代庖。”

  “…”凌雨臉上血霎時間褪了個干凈。

  一方面是因為這毫不留情面的反擊,另一方面…凌雨攥緊了手指。

  ——

  她曾經那么細心翼翼地把一個男生放在眼底心里…放了好多年。

  以至于那人的一舉一動,一笑一怒都深鐫于心。

  多少個夢里,她夢見那人終于是望著她的了,那些夢里才能得見地只瞧著自己一個人的神態,她再熟悉不過。

  ——就跟女孩兒此刻臉上這個笑容,一模一樣。

  這是要經歷過如何的朝夕相處…才能到這種相像的程度呢?

  凌雨覺得自己已經不能再想象下去了。

  嫉妒如蟲啃食著她的心口。

  凌雨強撐起個笑容“你說得對。…不過我覺得,我比你要幸運。”

  凌雨轉頭看向還在教室另一頭跟眾人攀談的于文,眼神閃爍。

  過了片刻,她才重新看向秦晴。

  “我沒能得到他的喜歡,這很遺憾,但也很幸運——因為我實在無法想象,如果我是現在的你,接下去的路還怎么再去找第二個人一起走下去。”

  “而我現在已經有一起走下去的人了。就算我沒那么愛他,他也沒那么愛我,但我們各取所需,這份關系反而可以持久——這實在比你幸運太多,不是嗎?”

  這一次話語間,凌雨的笑容里帶上了自信的意味。

  秦晴比誰都清楚這種強撐起來自欺欺人的自信有多么不堪一擊。

  但她沒有拆穿。

  “大概是吧。”秦晴敷衍道。

  她突然覺得有些無趣了,或許這次校友會她不該來的。

  畢竟她對誰今年買了哪塊地皮,誰誰今年炒股多賺了幾十萬…毫無興趣。

  這樣的敷衍和失去興趣落到了凌雨眼底,自然已經是一種失敗者的勉力維系。

  凌雨臉上的笑容愈發明了幾分,連聲量都微微提高了些——“我聽說他高考之后就放棄了志愿填報,直接離開了清城,你們就是這么分了手的?”

  眾人的注意力再一次被吸引過來。

  “…”正準備為之前的“調戲”而給某人發安撫‮信短‬的秦晴指尖一頓,她掀起眼簾,看向凌雨。

  過了兩秒,秦晴垂了視線,不由失笑。

  …對于有些人,她還真是不該有多余的同情心。

  自己想著給對方留最后一點面子,對方卻想讓自己連里子都一并扯掉。

  凌雨微笑:“你這樣看我做什么?難道我說的不對?”

  秦晴剛要開口,一個聲音先她一步勾走了眾人的注意力。

  ——

  “到底誰告訴你,他們兩個人里面…煜哥是那個負心的?”

  一聽清這個聲音,秦晴就皺起了眉。

  她轉過頭,看向話音傳來的方向。

  ——不知何時進到教室里面的李響,此時慢悠悠地抱著胳膊晃了過來。

  他邊走邊咧著嘴笑,看人的眼神卻沒什么溫度。

  “當初見異思遷、主動提出分手的人…”李響停到了不遠處,呲著牙望向秦晴“好像不是煜哥吧,秦‮姐小‬?”

  眾人的眼神跟著落向秦晴,這里面情緒紛雜各異。

  秦晴則是皺著眉看向李響,沒解釋也沒說話。

  ——那段過往對于她和聞煜風兩個人來說,都是一段不愿提及的往事。

  至少現在那傷疤還未結痂,兩人都還沒辦法笑得云淡風輕地提起。

  而她也素來不喜歡用自己的傷口去博取別人的關注和同情。

  只是這樣的沉默叫旁人看了,只覺得是一種心虛理虧的默認。

  有人求之不得,有人棄若敝履。

  ——想到這兒,凌雨都忍不住眼神微獰地望著她冷笑。

  “原來是這樣么。那我收回我剛剛的話,你大概根本不會覺得那個人的存在對你有什么影響的吧?”

  秦晴啟言。

  “怎么現在這年代,還有人覺著分手是犯罪啊?”

  第四個聲音,在秦晴之前,進了三人的對話和所有人的注意力里。

  本能地抬眼看向來人,辨認之后,秦晴只覺得太陽都跳得她腦仁疼了。

  “秦晴,好久不見。”

  出口替她打抱不平的男人,此時已經一身西裝革履地走到了秦晴的身旁——“還記得我嗎?我是林文韜,高二那時候,我們一起研究過奧賽題的。”

  “…呵,難不成你就是為了這么個小白臉甩了煜哥?”李響譏笑地看著林文韜。

  林文韜視線一動,聽見這種侮辱的詞匯,他臉色卻沒什么變化。

  他只冷眼看向李響“你就是當初總跟在聞煜風身邊那個吧?…果然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這話同時觸了圈子里另外三個人的痛處,而林文韜卻并未察覺。

  他輕整了下領帶,看向秦晴“你能早一點看清那人的面目好的,只可惜高中畢業以后我就失去了和你的聯系,現在我——”

  “你他媽是不是找死?——你剛剛說那話什么意思?!”

  李響此時卻已經反應過來,起袖子就沖上去拎起了林文韜的領子。

  教室里登時慌亂起來。

  眼看著局面就要發展到無法收拾的境地,教室前門被人“篤篤篤”地扣了三聲。

  不輕不重。

  卻恰能叫眾人的注意力被勾過去——

  穿了一身制服的男生站在門口。

  臂彎里掛著校服的小西裝外套,身前白襯衫的扣子解了兩顆,領帶松散慵閑地掛在線條深刻的鎖骨下面。

  他倚門單手袋,眸子黢黑,清俊面龐上笑意懶散。憑著那雙長腿和身高優勢,他居高臨下地睨著眾人。

  靜寂幾秒,薄一扯——

  “嘖,這么熱鬧?”

  一看清這人,剛剛還哄鬧的教室里,瞬間由點及面地安靜下來。

  許多人目光呆滯地看著站在門口的男人。

  陽光從他的身后落下,漏過微屈的臂彎,拂過薄削的肩骨,跳過凌亂的碎發發梢,替這清雋美好的模樣勾勒描邊,最后收尾在地面,從腳下淌出一道修長融金的影兒。

  在靜寂里,他踩著那影兒走進教室,緩步而行,卻像是從記憶深處走來。

  這一幕熟悉而似曾相識,只在一瞬間,就恍惚把所有人都帶回到了許多年前。

  這張清俊面龐上跅弢不羈的恣肆笑容,他們有多久沒見了呢…眾人里唯有秦晴毫不意外。盡管她得承認,這人走進來的時候,她也被眩了那么兩秒…最多三秒。

  等眾人回神,來人已經走到了那矛盾圈的正中間。

  “…煜、煜哥?”

  李響呆滯地看著面上挑著三分薄笑的男人。

  聞煜風卻好像沒聽見,看都未看李響一眼。

  他在距離秦晴只有十幾公分的位置,驀地停了下來。

  這個站位曖昧而微妙,一時引得教室里的其他人都好奇而八卦地觀望起來。

  ——舊情人久別重逢外加至少四角的戀情,這種狗血戲份對他們來說實在最是解乏不過了。

  然而能掌握整個走向的關鍵人物顯然缺乏自我犧牲‮樂娛‬大眾的奉獻精神——聞煜風走到秦晴身旁停住后,便直接伸出手臂將女孩兒環進懷里。

  然后他半是玩笑半是認真地側了‮身下‬,將女孩兒隔絕在眾人視線之外。

  “你們打你們的。”聞煜風說“只要別蹭著她,我不手。”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

  幾秒之后,教室里第三十七屆的校友們同時把目光集中在了中心圈子里,聞煜風和秦晴之外的三個人身上。

  眾人微妙古怪的表情之下,是無法遮掩的嘲

  而三人回想起各自之前所說的話,再看看面前兩人再自然不過的親昵,只覺得臉頰都‮辣火‬辣地燙。

  ——沒什么比眼前這場面更讓他們無地自容的了。

  三人中尤以凌雨為最,聞煜風小心護著女孩兒的這一幕對她來說實在是熟悉得近乎刺眼了。

  她臉上原本就強撐的笑容幾乎有些維系不住。

  “聞煜風,李響不是說秦晴高中一畢業就和你分手了嗎?…你們怎么…和好了?”

  秦晴因聞煜風的出現而初展的笑顏,在凌雨這一句話里倏然冷了下來。

  這樣目的赤而毫不遮掩的挑撥離間,實在是觸動了她的忍耐底線。

  秦晴抬腳就要走上前,只是尚未及開口,就被聞煜風拉了回去。

  聞煜風情緒淡淡地掃了李響一眼風,便轉眸望向凌雨。

  凌雨與男人視線甫一接上,就忍不住本能地繃緊了膝蓋和后脊,力求看起來得體漂亮。

  她有些期冀地等待時隔多年聞煜風對她說的第一句話。

  然后凌雨就聽見那個熟悉的低沉聲線輕震了下:

  “你哪位?”

  “…”笑容如面具一般僵硬在凌雨那張妝容精致的臉蛋上。

  呆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凌雨神色微慌,僵著臉笑:“你不記得我了?高中那會兒我們——”

  “凌雨,高中那會兒的校花。”

  秦晴接過了話,因之前凌雨的挑撥離間尚還冰涼的眼神從對方身上移開,她轉而揚臉看向聞煜風“你們那時候還被傳過談戀愛呢…你不記得了?”

  尾音那個意味深長的眼神讓聞煜風忍不住角上揚。

  “既然你這么說,那我肯定不記得了。”他玩笑著微微傾身“畢竟我求生強。”

  秦晴被聞煜風逗得失笑。

  見女孩兒臉上那些不愉的情緒淡去,聞煜風心里不舒服的感覺也跟著消失了。

  然后他側眸睖向凌雨,臉上似笑非笑,語氣也懶洋洋的。

  “活了二十七年,我只喜歡過一個人,只談過一次戀愛…就算再過七十二年這點也不會變。所以,這位校友,我們其實真的不認識吧?”

  “…”凌雨的臉色在這短短兩三句話內變了幾次,最后只剩下那嫣粉的腮紅還勉強撐著她臉上的氣

  她就那樣怔怔地看著聞煜風,張口卻又說不出話。

  過了許久,她才慢慢低下頭。

  “…對。”

  “我們不認識。”

  說完,凌雨紅著眼眶踩著細高跟奪門而出。

  只留下了大半個教室的暗自唏噓。

  承受著那些各異的目光,聞煜風面不改地轉向了秦晴,同時將之前阻止她站出來的手收了回去。

  聞煜風俯身過來,到秦晴耳邊低笑“如果這樣的事情都要你自己來出面,那我這個男朋友未免太過無用了。”

  秦晴玩笑:“你現在確實不是無用,可別人恐怕就要說你毫不憐香惜玉了。”

  “他們如何說,與我無關。”聞煜風說。“更何況,我什么時候不憐香惜玉了?”

  “迫著一個喜歡了你那么久的女孩兒親口承認沒認識過還不算?”秦晴無辜地看他“更何況,那難道是我差點把人家一個女孩兒哭?”

  對這個,聞煜風一臉不贊同。

  “我只承認你喜歡我,其他人我不認。”

  他扯了下角“而且,我只憐惜自己家的香玉。別人家的不歸我管。”

  “想法真幼稚,”秦晴笑“不過我很喜歡。那…輪到我了。”

  “嗯?”聞煜風不解的看她。

  秦晴沒解釋。

  她繞過了聞煜風,走到了一旁面有失落的林文韜面前。

  “…秦晴?”

  林文韜有些意外地抬眼看向她,顯然沒想到秦晴還會專門來找自己搭話。

  他的眼底掠過一絲驚喜的情緒。

  “我——”

  秦晴沒給他繼續開口的機會,伸手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然后她眼神認真地看向愣住的林文韜:

  “我聽人說,之前幾屆校友會,你向旁人打聽過我的事情。”

  林文韜眼睛亮了起來。

  “所以你這次才來了?”

  秦晴身后,靠坐在桌上,懶散地撇著一雙長腿的男人微微瞇起了眼,冰冷的芒在眸子深處微熠。

  “你別誤會。”秦晴沒給對方留半點多想的余地“我今天來只是陪我男朋友來的,既然見到了你,那也順便告知一聲。”

  說到這兒,秦晴刻意一停頓,然后她軟軟地彎下眼角輕笑:

  “高中那時候,我知道你跟很多人說過聞煜風的不好。…可在我眼里,他是最好的。我們的感情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你沒資格評價。”

  秦晴退了一步。

  “林先生,下次不幸見面的話,我們也裝作不認識了,好嗎?”

  說完,秦晴沒給呆在那兒的林文韜回答的機會,便利落地轉身。

  格子裙在空中跳起漂亮的弧度。

  秦晴也走回了聞煜風的身旁。

  “走嗎?”她笑得眉眼彎彎,柔聲問他。

  聞煜風:“…不待了?”

  “你的目的,不是已經達到了嗎?”

  “…”聞煜風難得有一瞬的心虛。

  只不過這剎那過后,他便重勾了,起身牽住女孩兒的手“好。那我們…回家。”

  出了教室門的時候,秦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步伐稍停。

  她猶豫著回頭看了教室里一眼。視線盡頭,一個人失魂落魄地站在那兒。

  秦晴轉回眸:“你不和李響…打個招呼再走?”

  “…”聞煜風沒說話,只牽著秦晴下樓。

  秦晴見聞煜風這樣反應,看起來不是真地無所謂,便也遲疑著不再開口。

  直到出了教學樓,陽光面而下,眼前金紅一片的時候,秦晴聽見耳邊的男聲低沉且溫柔。

  “誰也不能用我的名義去傷害你。…我不會給任何人這樣的機會。”

  “因為你之于我,是最重要。”

  …

  聞煜風和秦晴牽著手往一師中學外面走的時候,正是人入園的高峰。

  所有人都在向內,唯獨這穿著校服的兩人逆而行。

  路人的注意力也就忍不住落過來——

  他們看見那其中個子拔修長的男生常常抬手,將嬌小的女孩兒護在人沖撞之外的身后。兩人走一段就會抬起頭,視線在空中撞個正著,然后相視一笑。

  全無成年人的矜持自守的形象,像是兩個真正恣意而‮悅愉‬的高中生。

  路人都忍不住駐足觀察,想看看四周是否有什么攝像頭——興許這兩個男孩女孩是在拍什么青春宣傳錄影?

  不然怎么會有這么美好得叫人不忍移開視線的畫景?

  他們自然是尋不到的。

  經過體育場的時候,站在圍欄外的返校校友看見那個女孩兒突然樂不可支地指著自己身后空曠的跑道笑個不停。

  “你笑什么?”穿著白襯衫的男生輕瞇著眼,伸出手去了女孩兒的長發。

  女孩兒眼睛彎成了月牙,卻不承認。

  “我這不是笑,我這分明是控訴——那時候我就是站在那兒中暑暈倒的,你就直接扛沙包一樣把我扛到了醫務室——這是你的累累罪行——”

  “是你那時候不肯讓我背。”

  “那你可以抱我啊!”“如果我那時候選擇抱,你一定會掙扎。可如果扛起來的話…”

  男生的尾音一收,然后才松了口,伴著啞然失笑——“你應該從來沒在那個高度上看過風景吧?怎么樣,怕不怕?那時候…是不是完全不敢動了?”

  “…聞煜風!”

  秦晴微惱地沖上了,卻被早有圖謀的男人抱了懷。

  伴著“啊”的一聲,她被聞煜風打橫抱進了懷里。

  而那人灼熱的呼吸吹拂著她的耳廓,帶著叫人沉淪的低啞笑音——“你想要我那時候怎么抱你?這樣嗎?”

  “哇聞煜風你已經一點臉都不要啦…”秦晴紅著臉咕噥著,把臉埋進男人的膛間。

  不出翹起來的角卻暴了她此時的心情。

  對于身周那些驚異的眼神,聞煜風渾不在意。

  他笑得恣肆張揚,長腿邁開。

  “我不是說過嗎?只要有你,什么我都可以不要,一點臉面算什么?”

  秦晴飛快地抬眼睖他,語氣不可思議——

  “你還覺得驕傲的啊?”

  說完話,感受到那些探究的眼神,秦晴又趕忙把腦袋埋回去了。

  低頭看看懷里女孩兒的模樣,聞煜風忍不住笑,聲音帶著膛里隆隆地震——“你是屬鴕鳥的嗎,甜甜?”

  秦晴不受哄:“你什么時候把我放下,我就什么時候臉。”

  “那我就這么把你抱回家吧?”

  “…你別鬧啊聞煜風!小心我媽媽趕你出去——”

  “嘖,那我先忍一忍吧。”

  說完這句,聞煜風“從善如”地把秦晴放下了。

  雙腳沾地的時候,秦晴還有些不可思議。

  她睜大了眼好好觀察了一下。確定聞煜風沒把自己帶到什么人匯聚的地方,反而是抱到了臨近校門口的大槐樹的后面,秦晴更覺著神奇了。

  頭頂的男聲突然響起——

  “現在你可以喊了。”

  “啊?”秦晴一怔,抬眼“喊什么?”

  聞煜風眼神一垂,薄微微扯起個弧度。

  “你在這大槐樹下面,說過什么,你都忘了?”

  秦晴認真地思索起來。

  過了大約半分鐘,她腦海里一道靈光閃了過去。

  “啊,我想起來了!”

  秦晴笑意盈盈地仰起臉來——

  “我就是在這兒第一次喊了你煜哥吧?當時你表情可嚇人嗚…”

  秦晴的話音未落,整個人就突然被掐著拎了起來。

  聞煜風長腿一提,將穿著校服裙的女孩兒放到了自己屈起的膝上,然后他直俯‮身下‬,把還懵著的秦晴推吻在壯的大槐樹上——舌糾間的笑音低沉沙啞——

  “當初我想這么做…想了整整兩年。”

  “而今,你終于是我的了,甜甜。”

  …

  【THE END。】

  ***

  【尾記-聞煜風】

  很遺憾我不是他們想讓你喜歡的那種人,…我很遺憾。

  可這就是我。

  對不起,這個我,只喜歡你。

  【尾記-秦晴】

  感謝你陪我走過青春。

  感謝我們終將一起老去。

  作者有話要說:

  《他那么》至此,正文完結。
( ← ) 上一章   他那么撩   下一章 ( 沒有了 )
一棟人間煙火先撩者賤如她所愿主播你會吃就盲目狂戀的寬院長大人要折十二點的辛德以后少吃魚上司攻略當你眼睛瞇著小野貓綠茶養成手冊深淵之城男神,筆記借愛你不是渾閑就讓風與光去陳安深,人頭終于撩到你封先生總是很單行道,逆行本少不懼內!就要你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曲小蛐最新創作的免費綜合其它《他那么撩》第89章 你是我的-完結及他那么撩最新章節第89章 你是我的-完結在線閱讀,《他那么撩(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他那么撩的免費綜合其它,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60207923.buzz)
30选5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