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情銀夢》第二十六章魔怔全文完及《驚情銀夢》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熱門小說 > 驚情銀夢  作者:lucylaw 書號:49446  時間:2020/3/30  字數:12180 
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魔怔(全文完)    下一章 ( 沒有了 )
【第二十六章魔

  頭腦中的暈眩,就像是揮之不去的跗骨之毒一樣留在我的腦海之中。周圍的燈紅酒綠,鶯歌燕舞,就像是一團正在灼燒的火焰一樣,而此時的我,就像是一塊尚未失去知覺的一樣在火上慢慢被烘烤著。

  山水莊園的舞會還在繼續,但我注視的目標已經在視線中消失,但此時我獨自坐在椅子上,我始終想不通,為什么盛裝之后的雨筠,會以那樣的姿態出現在阿虎面前。從未有過的羞澀,夾雜著從未有過的嫵媚,還有就是,從未有過的風情。

  今天晚上的雨筠,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雨筠。出了那給她買的那件嶄新的黑色旗袍意外,女人渾身上下似乎沒有一處我熟悉的地方。從未見過的精美發飾,從未見過的高挑身姿,從未見過的惡魔翅膀,還有就是,她那一像是如同小家碧玉的臉上,那種從未見過的表情。

  在她那張我平里再熟悉不過的臉上,帶著一個精致的銀質眼罩,這個眼罩顯然是為她量身定做的,雖然隔著很遠,我也能感受到那個眼罩跟雨筠臉龐的契合。就算比不上“戲蝶覓香。”的那種巧奪天工,但這張帶著銀飾的臉龐,卻強烈的表達著一個字:“。”

  只有愛中的女人,才會出這種的表情。而這種表情,即使是在以往每的‮撫愛‬最頂點,在雨筠的臉上也不過是驚鴻一現。然而此時,我的未婚,卻就在幾分鐘之前,用這種表情看著眼前的“狼人。”而那個“狼人。”的皮膚包裹下,正恰恰還是一個被我一直視若兄弟的男人。

  “他們是什么時候認識,又為什么會有這樣的關系?”我的心中懷著一種撕裂般的痛楚,不斷反思這這幾里阿虎跟雨筠之間的種種行為。尤其是那雨筠跟著我來山水莊園時,兩人所表現出來的那種看起來彼此之間完全陌生的舉動。

  如果當時這兩人的舉動,是為了隱瞞我的話,那么這兩人之間發生過什么,已經不言而喻。我的未婚,跟我的兄弟,搞上了。

  我憤怒的用手指抓著坐下的皮質坐墊,幾乎就要把椅子的皮革抓穿。此時我的腦海里,突然閃過了一個念頭。那雨筠前帶著的那個由王記打造的嶄新的銀飾項鏈,無論是工藝還是品質,都跟這個眼罩如出一轍。按照雨筠的說法,這個項鏈是玉蓉送給她,邀請她“入伙。”的好處費。但眼下看來,如果這個項鏈跟雨筠臉上的眼罩是同一批的東西,那只能說明,包括玉蓉在內,她們從一開始,就在對我隱瞞著什么事情。而毫無疑問的是,這個事情跟阿虎,今晚夜宴的主人,有著最直接的關系。

  背叛,我從沒體會到這種戀人背叛的感覺。雖然心中尚且存留著一絲僥幸,但我心中也知道,這個不過是我心中卑微的自我安慰而已。雖然我的‮體身‬反應,讓我努力的想要抵抗著隔壁雅座傳來的對話,但從那個怒氣沖沖的王大‮姐小‬跟她的女伴的對話中,我得到了一個讓我如同墜落冰窟窿的答案。

  “真沒有想到,被這樣的一個怯雛兒把風頭搶去了。”一臉失落的王大‮姐小‬,此時已經掉了臉上的面具跟背上的翅膀,原本潔白的天使,言語之間已經成了一個惡毒的怨婦。

  “那個女人可不是什么雛兒。”王大‮姐小‬身邊的一個女人,嚼舌般的說道:

  “你知道,剛才你生氣的時候,我一直在他們身邊,你知道,我聽他們說了什么嗎?”說完,女人看了看王大‮姐小‬,似乎要說的話會讓對方更加不悅,于是女人試探的問了問。

  “你說吧,我倒要看看這個婊子,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聽著自己的未婚,成為了別人眼里的“婊子。”我心中的怒火難以言表。但更讓人苦笑的是,我卻不光連上前質問對方的可能都沒有,還只能豎著耳朵,聽著那個女人,不知道是不是添油加醋一般,用一種鄙夷的語氣重復著剛才雨筠對阿虎說的話。

  “你還記得那我們的賭局嗎?”

  “當然。”“既然如此,你應該沒有忘記,你會在此后一年的時間里,對我的要求你都要聽的。”

  “這是自然,只要我能做到的,言聽計從。”

  “好,那我的個要求是,你要離…”女人說道這里,頓了頓看了王大‮姐小‬一眼,見對方并沒有打斷她的意思,才接著說道:“我的個要求,就是你要離那個女人遠一點。”女人嘴里的“女人。”當然是指的就是在剛才不斷引阿虎的王大‮姐小‬。

  “接下來呢?”聽得出,這個王大‮姐小‬雖然在努力保持平靜,但內心卻是對雨筠的無禮冒犯充了鄙夷。

  “第二…”女人支支吾吾有些難以啟齒的說道:“那個婊子,只給杜老板說了四個字,杜老板就立即跟她走了。”

  “哪四個字?”“干我,現在。”當女人的嘴里說出這四個字的時候,我已經沒有辦法再去注意隔壁眾人的反應了。我幾乎是用一種將杯子摔地上的力度放下了酒杯,然后在一陣玻璃杯擊碎跟周圍人異樣的眼光中,我從阿虎跟雨筠消失的那個門口追了出去。

  這段路,雖然只有短短的二十米,但在人群中不斷穿梭的我,卻如同失去了魂魄一樣。我的未婚,用著如此卑的語氣祈求一個男人的行,而那個男人卻不是我。也許此時,兩人已經來到阿虎的房間里了,也許兩人,此時已經瘋狂的撕碎了對方的衣服,甚至,已經開始迫不及待的合起來,在夜空中,發出一陣陣我從未聽到過的夾雜體撕裂快的呻

  遐思讓我的內心無比的痛苦,然而我卻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神經。我不知道我這樣追入阿虎的房間會看到什么樣的一幕,但在我的內心,我只是在不斷祈禱,剛才我看到的一切不是‮實真‬的。而就在這樣的糾結中,我幾乎跟道路盡頭的一個突然出現的人撞了個懷。

  “怎么等了這么久…嗯…你怎么了?”擋在我面前的是一直在拐角等著我的林茵夢,而很快,她也注意到了此時我那張本應該是寫了‮渴饑‬情的臉上,出的那種慘白的表情。

  “剛才你在這里,有看到阿虎么?”

  “阿虎?哦,你說杜老板啊。”林茵夢想了想說道:“剛才我確實看到杜老板從這里走過去,身邊還有一個黑衣服的女郎。那個女郎的身材,還出色的,也不知道…”林茵夢以為我是在好奇自己兄弟的韻事,正想挖苦一句我不解風情,但當她看到我的眼神的時候。突然,女人的話語也聽了,而接下來,在一陣沉默之后,女人嘴里顫抖著,說出了一句不可思議的話。

  “那個女人,該…該不會是哪個對你很重要的人吧?”林茵夢沒有直接說出未婚三個字,但我相信,她已經能夠猜到了。

  我嘆息著,默默點了點頭。在這一瞬間,我就像是一個無助的孩子一樣。也許在剛才,心中的憤怒還讓我想要上去看看兩人究竟發生了什么,然而當看到林茵夢之后,我一下就如同一只斗敗的公一樣,了氣。

  沒有男人會在自己喜愛的女人面前表現出失敗的一面,然而此時,我的確敗了,不由得我不承認。面對林茵夢的沉默,我不知道說什么,才能讓她不覺得我是一個未婚被人奪走的可憐蟲,但六神無主的我,只能用一種近乎是求救般的眼神看著女人。

  此時,我有足夠的理由從這里沖到二樓,去二樓將這一對‮女男‬從房間中拖出來。然而,如果我這樣做的話,今天晚上的整個晚會就被破壞了。曹金山的計劃會落空,我精心構建的一盤棋也會不復存在。

  “上面是杜老板自己的房間,你這樣冒然上去,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以后真的會影響很大。今天晚上在這里的,可都是些重要的人物。”林茵夢的話,對我來說就像是一種逃避的理由一樣。她用手在我無助的臉上‮摸撫‬了幾下,才拉了拉我的手說道:“走吧,我知道一個地方,也許可以看到杜老板的房間。”說完,女人強行拉著如同行尸走的我,躲避著眾人的目光,極速離開了主屋。

  我幾乎是在一片混亂中,被林茵夢拉到了阿虎對面的客房二樓,那個專門留給林茵夢的休息室。而一路走上來一樓的那些客房里傳來的‮女男‬之間最原始的呻,在我的耳朵里就像是一種刺耳的嘲笑一樣。

  我被拉進了一個漆黑的房間,面對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我很自然的想去找房間的電燈開關。然而此時,身邊的林茵夢卻又一把阻止了我的動作,然后小聲說道:“杜老板的房間就在對面,我不確定我這里是否能看到他的房間,但是答應我,無論等會兒你看到了什么,都不要失去冷靜。”見到我無力地答應了一聲后,女人才默默點了點頭,將窗邊的窗簾拉開了一道隙,而眼前的這扇窗戶,成為了整個莊園里面,唯一一個可以看到阿虎書房的地方。而也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讓對面房間里的兩人,產生了一種不用關上窗簾也沒有人會看到她們此時行為的想法。

  雨筠,此時正獨自站在窗前,唯一讓我內心一松的是,除了身后的翅膀已經被取下后,女人身無論是眼罩還是身上的衣服,都沒有一絲異樣。女人只是一個人,默默的站在窗前,甚至連她身邊,都沒有本來應該在她身上大快朵頤的阿虎。

  “是不是她們發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才這樣了?”我的心中,產生了一個讓我狂喜的想法,然而很快,我就發現我的這個想法錯了。雨筠背后的一個身影的出現,在我剛開始平復的內心上狠狠的了一刀。而顯然,這個身影就是阿虎。

  不光是他,而且此時,他身上那一身“狼皮。”已經不見了蹤跡,他幾乎是以一種渾身赤的方式,出現在了女人的身后。古銅色的肌上,閃著一種男人在沖動狀態下才會有的異樣光澤。

  然而女人,還是那樣默默的站在窗前,用雙手緊握住窗戶上冰冷的柵欄。男人的雙手,已經開始從她的雙肩開始往間溫柔的游走,女人,卻還是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沒有給男人任何的回應。

  從我這里的距離,到此時雨筠所在的那個窗戶,不過只有幾米的距離。所以這兩人所發生的一切,甚至是雨筠那離中帶著復雜情緒的眼神也看得一清二楚。

  我不確定此時雨筠已經注意到了我的存在,也許此時同樣大腦空白的她,根本覺得對面的窗簾剛才只是因為風吹過而細微的抖動了一下。

  今晚夏夜的風很溫柔,讓自己的‮體身‬感到很舒服。當雨筠突然意識到為什么會對夜間的空氣流動如此感的時候,其實阿虎已經在背后,慢慢解開了女人旗袍的扣板,讓哪一件注定要被他掉的旗袍,從雨筠的身上滑落了一大半。‮機手‬看片:LSJVOD。OM

  然而從始至終,無論女人的動作多么瘋狂,無論男人給她的快多么強烈,劉忻媛的喉頭,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就好像是第一次跟我在那個餐廳的包房里發生體關系一樣,女人在這種狀態下,依然努力的控制著自己的生理反應。

  也是因為這樣,體的撞擊聲音,幾乎成為了現場唯一能夠聽到的聲音。

  如蟬翼的婚紗,再也擋不住兩人器接觸的地方。

  男人‮體下‬的每一次進入,都帶著女人‮體身‬給予他的靡的閃光。

  尤其是那兩片已經開始發紅的雙被帶動的不斷的外翻跟內收的緊致,讓我只能通過套自己的‮體下‬來緩解自己的望。

  “真的不要我幫你么?”身邊雨筠的話再次響起,只是這一次,她的語氣中已經沒有了一開始的那種妒意。

  取而代之的,是一種久違了的曖昧的‮逗挑‬,這種語氣,曾經在我們還在一起的時候我經常聽到,然而此時從女人嘴里說出來,我卻恍如隔世一樣微微一愣。

  “你不要的話…”雨筠的嘴角,突然魅一笑道:“那我就去幫他了。”說完,女人竟然站起身來,徑直走到了正在瘋狂合的兩人身邊,突然將自己的一只手搭在了意的劉忻媛的肩頭。

  “嗯?”停下了動作的劉忻媛,費解的扭頭看著雨筠的動作,眼神中,除了疑惑,竟然似乎有一絲的不,就好像是責備女人打斷她了一樣。

  不過雨筠,卻如同陳鳳經常調戲情過后的陳菲那樣,先用手幫她捋了捋頭發,然后又托著女人火熱的腋下網上抬了抬。

  劉忻媛不明白雨筠的意思,但雖然如此,轉眼間冷靜了下來的女人卻還是照著女人的指示,慢慢將阿虎的‮體下‬退出了自己的身外。

  然而,就當女人以為這一切停止了的時候,雨筠卻突然低頭在她耳朵邊上說了一句話。

  聽完了這句話,劉忻媛的表情立即大變,就好像是一個偷吃糖果的小女孩被發現了一樣扭頭悄悄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著雨筠一臉“慈愛。”的表情很久,終于,才忍不住點了點頭。

  女人明白了雨筠的意思,而我,也很快明白了雨筠的意思。

  當劉忻媛從阿虎的身上下來的時候,這一切,并沒有停止。

  因為離開了阿虎‮體身‬的女人并沒有去拾起地上散落的衣衫,而是反而將她們放到了一遍,然后,慢慢的,用面對著我的方向,跪在了離我只有兩米距離的一塊絨毯上。

  然后,又慢慢的匐下了自己的‮子身‬,將自己被阿虎得依然還在不斷開合的‮體下‬,完整的展現在了阿虎面前。

  女人,竟然把自己當成了一個貢品一樣奉獻給了身后的男人。

  只有如月閣那里那些卑女,才會用這樣的姿勢去引男人。

  而此時,劉忻媛,這個明動山城的女人,卻用這樣的姿勢去接著另外一個男人。

  雙目不可方物,并沒有讓阿虎感到惑,面前白皙的女人那一點殘存的動作,讓他僅僅通過動物的本能,就知道了女人要他做什么。

  于是,他扶住了自己晶瑩的‮體下‬離開了座椅,只留下了沙發上,那一圈同樣因為汗水而造成的痕跡,然后很快又在夜空中干涸。

  此時房間中的情,卻因為姿勢的變化而更加高漲。

  當阿虎的‮體下‬再次對準女人的‮體下‬時,似乎都沒有接住手的幫助,那‮大碩‬的就輕松分開了女人的‮體下‬,讓兩人重新結合在了一起。

  而就在這一瞬間,女人的喉頭,終于抑制不住的發出了那一聲幾乎就連守身百年的頑石聽了都會動情的呻

  望,就像是一劑毒藥,從古自今那些世煙歌中浮浮沉沉的人們,無不被這種毒藥所侵蝕。

  而此時,深受其毒的不光是阿虎或者我,女人那種韻味漸濃的呻,就連一直內心忐忑不安的雨筠都受到了侵蝕。

  我身邊的她,再一次出那種曾經我再熟悉不過的被望‮逗挑‬的時候緊咬嘴的樣子。

  只是面對我大大咧咧的在她面前套‮體下‬的樣子,雨筠反而表現出了一種以往沒有的平靜。

  她就像是醫生在看一個病人一樣看著我癱軟的坐在沙發上的樣子,但說話的語氣中,卻也多了一份顫抖。

  “那么,我也要開始了。”說完這話后,本來在二人“戰斗。”過的地方坐著的雨筠,竟然也站了起來,走到了場中正在扶著劉忻媛的肢,用那種動物本能的力量‮動扭‬著‮體身‬的阿虎背后,然后再次緩緩解開了自己的上衣,接著,像一個溫柔的子一樣,從身后抱住了阿虎親吻起來。

  這就是阿虎,當此時過后我回憶起這一段荒唐的往事的時候,我甚至反問自己是不是上輩子欠了阿虎什么,以至于我竟然能接受自己的兩個女人,就這樣同時跟他發生行為。

  一個是我曾經的未婚,一個柔弱如水的女人,此時正用自己赤的上身,在男人健碩的嵴背上‮慰撫‬著微微冒汗的肌

  而另一個是我新婚的子,一個性烈如火的女人,此時卻已經失去了抵抗能力一般,只能跟隨著男人的節奏而‮動扭‬著自己的部。

  金屬的‮擦摩‬,伴隨著劉忻媛體的晃動,尤其是竟然能分泌出汁的一對‮大碩‬的雙,即使剛才已經被阿虎貪婪的食得有些干癟,卻在這樣的體位下依然顯得豐如同兩團白皙的瓜一樣。

  婉轉的呻中,女人夾雜的是那種無力的息,阿虎就好像是一個不知道疲倦的機器一樣,用一種尋常男人難以企及的速度,在劉忻媛的‮體下‬里面不斷進出。

  在二人器的結合處,那種水漬造成的光澤更加強烈。

  而這時,本來在阿虎背后‮慰撫‬著他的雨筠,竟然站起身來走到一旁的茶幾邊倒了一杯水,然后送到了幾乎只能將頭埋在雙臂的女人面前,輕撫著已經彷佛失魂落魄的女人說道:“喝點水吧,不然容易被干力了。”

  “被干力…”我不知道雨筠是否故意用這個以前絕不對從她嘴里說出的鄙詞匯來形容此時二人的狀態,但不可否認的是,此時的阿虎跟劉忻媛,的確是在用一種類似動物的原始方式在合。

  忻媛勉力的抬起了后,卻沒有讓阿虎的動作停下來,她就像是一條小狗一樣繼續趴著,將雨筠將手中捧著的水一點點食進去,而這個過程中,還幾番因為男人力道的變化而一次次用伴隨著呻的方式把嘴中的水了出來。

  “停…停一下…”終于,女人受不了這種“前后夾擊。”的方式,扭頭用一種求饒的表情看著身后的阿虎。

  這是我第一次聽見這一頭母豹子,在愛的時候的時候像男人求饒,只不過我沒有猜對的是,女人并非因為男人的動作過于烈而影響了自己補充水分,當她將男人的‮體下‬從體內出時我才發現,那個看上去很結實的‮孕避‬套,竟然又一次破裂了。

  而這一次,已經不需要雨筠再動手,劉忻媛用一種幾乎是搶的速度將雨筠手中的茶杯中的水接過來一飲而盡后,順手就已經從一旁的沙發上又拿了一個嶄新的‮孕避‬套。

  她甚至都沒有像雨筠那樣小心翼翼的將‮孕避‬套的外包裝拆開,而是用一種動物本能的撕咬的方式,將那個‮孕避‬套取出。

  在雨筠跟我都還沒有從驚訝中回過神來的時候,忻媛就已經給阿虎帶上了‮孕避‬套,然后雙腿分開處,女人將自己的‮體下‬主動的送到了男人的前。

  快,如同汪洋大海一樣噬著現場的每個人,不光是場中媾的三人,一旁的我,也在這樣的畫面中,獲得了前所未有的一種手的快

  今天我的狀態似乎也很驚人,已經套頂端早已經被‮體下‬的分泌物潤無比了,我卻沒有一點的沖動,反而是快,如同在經絡之間游走一樣,一點點的在我的體內蔓延著。

  眼前的女人,似乎已經不是我的新婚子了,她更像是天地之間精心凋飾出來的一個杰作,一個由做成的杰作。

  此時的劉忻媛,已經不是像剛才一樣趴在地上了。

  仰面朝上的女人,正在將自己那條充了野力量的一條腿,搭在了男人的肩頭,而這樣做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讓男人的‮體下‬在她的體內得到更大的活動空間。

  從我這個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男人的‮體下‬的每一次進出,原本比很多男人的力量還要足的女人的‮腿大‬,此時卻顯得十分柔,緊致的肌也在男人的每一次中顫抖著,因為每一次,我都可以清晰的看見男人將七寸長的‮體下‬完全送入道女人體內,而每一次出,帶出的女人的汁,竟然已經能在空氣中如同煙花一樣飛濺。

  而此時被兩人的行為影響了的雨筠,已經將自己渾身上下的衣服完全去,赤身體的在男人的背后,用雙手托著男人的部,就像是在為這一場的媾和助力一樣,順著男人的力道往前推動著男人的‮體身‬。

  “嗡…嗡…”現場在女人隱秘的呻中,竟然出現了一種很低沉的聲音,而這聲音的源頭,竟然是此時女人‮體下‬處的那一顆銀球,雖然因為動作過于烈,這顆銀球早已經離開了它原本的位置,但兩人的速度,卻還是通過銀鏈傳遞到銀球上,竟然帶動著那顆銀球,發出了一種如泣如訴的聲音。

  而這種聲音,只有當女人在愛得到極大足的時候才會有的。

  夜已深,外面那些好奇的賓客,終于也有人開始不賴煩的選擇告辭,只有那些已經喝到眼紅的人還在現場劃著拳。

  陳鳳姐妹,被安排在了教堂后屋的入口。

  尤其是剛才,終覺魂不守舍的阮凝秋,終于忍不住進來看了一眼里面的情景之后,就立即反復要求現場唯一清醒的陳鳳一定要守好現場的唯一入口,甚至還拉過自己的孩子,一起在門口坐著。

  因為就在剛才,通過門,她看到了一個讓她從未想象過的畫面。

  也許曾經從被我“。”之后,就知道一旦跟了我,在事方面就免不了有很多離奇的行為,但女人剛才看到的這一幕,卻甚至比起當初我強行將‮體下‬送入她‮體身‬時,還要讓她驚訝。

  這個畫面,就如同一棵生命力極強的種子在她心里扎了一樣,此后多年,這都成為了她午夜夢回時靈魂深處最深的悸動。

  以至于后來,當她在喝醉酒后,終于鼓起勇氣告訴了我那個畫面,而我用同樣的姿勢跟她合的時候。

  這個本來已經清心寡的女人,竟然會瘋狂的主動提出來想要懷上我的孩子。

  阮凝秋,看到的是站在地上,肌膚如同鋼鐵一樣黝黑的阿虎。

  還有如同一條閃爍著銀光的白色藤蔓一樣,盤在他身上劉忻媛。

  此時女人身上的婚紗,早已經被扔到了一個完全無法影響兩人任何動作的地方。

  而本來加入了戰圈的雨筠,也退到了幾米外,跟我一樣眼神離的看著場地‮央中‬兩人這驚世駭俗的表演。

  男人的雙手,從女人的雙腿彎曲處穿過,竟然將女人整個抱起來,然后憑借雙臂的力道,將女人拋到空中,然后再重重的摔下。

  而在這個過程中,除了雙臂,兩人最大的接觸的地方,只有男人那條,就好像足以支撐起女人整個人重量的

  雨筠不止一次,享受到過男人這個姿勢的妙處,所以她當然能想象得到,此時劉忻媛體會到的快要有多強烈。

  這種需要極強的體力保障的愛姿勢,原本需要兩個人的共同配合才能完成。

  然而眼下,已經如同一攤軟泥的劉忻媛,卻被男人抱在身上,只需要男人利用手臂跟腹的力量,就可以輕易的完成每一次的

  空氣中的那種靡的芳香,此時已經變成了一種原始的野的味道。

  不知道經歷了幾次高的劉忻媛,此時身上的肌膚已經從紅暈變得發白。

  汗水,早已經將她渾身上下潤,然而此時,除了將自己頭埋在男人的肩上,憑借僅存的一點力氣用自己的雙在男人結實的肌前‮擦摩‬,女人已經失去了任何可以用來跟男人換這種快的方式。

  她們好像是在彼此角力一樣,一次次的挑戰彼此在愛上的極限。

  “停一下…”這一次,是男人先叫了暫停,并非因為體力不支,而是此時阿虎的‮體下‬上,又出現了狀況。

  然而讓我沒有想到的是,當阿虎準備將女人放下,好再換一個‮孕避‬套的時候,沉默了片刻的女人,突然回頭看了看我,在得到我肯定的眼神之間,女人已經堅決的抓著男人‮體下‬一捋。

  而接下來,就是那個幾乎已經完全撕裂的‮孕避‬套從女人的手上的飛出,只是在這之后,那幾個安靜躺在一旁的沙發上,隨時等著自己上陣的‮孕避‬套,卻沒有等到他們的主人。

  劉忻媛幾乎是發出了一聲如同野獸的嘶鳴,然后雙手環過男人的肩膀,然后跳起來,將自己的‮體身‬掛在了男人的身上。

  而這一次,女人已經不是等待著男人的‮體下‬進入她的‮體身‬,而是用一種極為準確的角度,就這樣用懸在空中的方式,將男人的‮體下‬入了自己的‮體身‬,一‮大巨‬的,沒有‮孕避‬套的

  望,正在瘋狂,房間中的每一個人,都在一點點的失去自己作為人倫的最后的理智。

  也許只有最原始跟最直接的器結合,才本應該屬于這一場突破人邊際的愛儀式。

  當阿虎終于將女人慢慢的放到地上的時候,我竟然已經走到了場地‮央中‬,在劉忻媛的頭后面慢慢跪下。

  而此時,我身上的衣服,早已經被雨筠一件件掉。

  劉忻媛用僅存的力氣,握住了我已經潤得發出一種腥臊氣味的‮體下‬,想要給我解決我‮體身‬的需要,然而眼下對我來說,卻只有當女人到達了望的最后的頂點時,才能讓我得到真正的快

  劉忻媛,被我抱在了懷里,這是我在跟陳鳳姐妹合時,最喜歡讓她們姐妹做的一個動作,讓這一對姐妹花,輪從后面像我這樣抱著正在被侵犯的親人。

  而現在,我竟然這樣抱著自己的子,讓她的‮體下‬得到另外一個男人的沖擊。

  阿虎的眼神很空,但我卻總覺得他能感應到是我的存在,因為就在我抱起女人的同時,他的動作變緩中,讓人可以感受到他內心的一絲猶豫。

  然而到了此時,倘若我不讓他們走完這最后一步,不光剛才的治療過程是前功盡棄,之后我跟女人之間,恐怕也不能真正的走出這一場望的舒服。

  于是,我用雙手開始‮摸撫‬起劉忻媛的雙,就像陳鳳每一次借助自己的雙手跟自己妹妹的雙來討好我一樣,將女人的雙就在男人咫尺之遙的距離捏著。

  這樣的動作,也許阿虎并不能看清,但當明白了我的心思的女人,雙再次在望的刺下不斷漲大的時候,那一股在我用力的捏下向男人的重新分泌的汁,成為了徹底點燃男人望的最后一顆火星。

  瘋狂的速度,瘋狂的合。

  此時忻媛身上的最后一絲牽掛,那件已經被她的汗水跟汁浸的三環印月,已經被我取下來放到了一邊。

  此時的女人,終于可以毫無牽掛的跟眼前的男人完成這最后的一段愛。

  阿虎放肆的當著我的面,埋下頭去捏著女人的雙,直到將女人的汁再次干,才重新的直立起‮子身‬,而接下來的,就是最后的‮刺沖‬。

  劉忻媛用手緊緊的抓著我的手臂,她用一種很復雜的眼神看著我,眼神中有哀怨,有望,有,有期待,也有恐慌。

  我們雖然沒有說一句話,但彼此心里都清楚,如果再這樣繼續下去,會發生什么事情。

  然而我們彼此,卻都沒有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當女人用盡最后一點力氣,將我的頭拉下去,然后用力的咬住了我的嘴的時候,我跟阿虎,幾乎在同一時間發出了只有男人才懂得的顫抖。

  一股白濁的,從我的‮體下‬飛出,在女人帶著母氣息的雙上綻放開來。

  而另外一股更加濃稠火熱的,隨著阿虎無力的從女人的‮體身‬里出自己的‮體下‬的時候,終于緩緩的從女人兩腿間,那孕育生命的地方了出來。

  快,成為了房間中錮的那種讓所有人瘋狂的情緒。

  一切,讓我都覺得像是一個夢一般,只是這個充望的夢中,是那么的‮實真‬。

  香,夢。山城世的這一個讓人驚愕,卻又永遠無法理解的夜晚,就像是此時已經干涸了的三環印月那樣,最終,成為了時代的一個記號。

  有很多次我曾經問自己,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到底對我來說意味著什么。

  直到多年以后,當已經是兒女堂的我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才明白。

  如果說我在山城的那段往事,是以我對一個,或者幾個女人的望企圖而開始的話。

  那最后,我的女人用自己的‮體身‬去化解別人的毒的時候,也是在化解我內心的那種世中的悸動。

  新婚后不到三個月,國家的局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在將從煙云十一式里面得到的那些寶藏的線索,托福給了一群足以真正代表這個國家未來的一群人手上后,就帶著我的女人們遠渡重洋,去往了美利堅西部的一個叫舊金山的地方。

  那晚的靡,最終沒有帶來太多的麻煩。

  雖然走的時候我曾問過雨筠,阿虎的眼疾沒有得到治,但也真的就抑制住了他的那種奇疾的惡化。

  四年之后,我跟劉忻媛的個孩子,也是我唯一的女兒出生。

  只是在這之前,我已經有兩個兒子,一個是陳鳳替我生的,而另外一個,竟然是阮凝秋給我生的。

  雖然至今,她都沒有真的跟我宣布結婚,但她卻一直在我身邊,成為著一個最為特別的女人。

  慢慢的,歲月,就再這樣靜好的一點點的過去了。

  我跟女人們之間的情,也從一開始的,變得越來越單純。

  只是這個過程中,除了偶爾我會帶著四個女人一起去到美利堅那種特別的衣舞娘店,當著那些坦背的西洋女人的面輪干四個女人以外,我們之間的愛已經沒有任何女人的參與,當然更不會有任何的男人。

  再次的午夜夢回,當我抬起手,讓‮體身‬漸豐腴的劉忻媛埋頭在我肩膀上的時候,已經是二十多年后的事情了。

  而此時,一番對話,卻在不經意間讓我回想起來很多已經慢慢模煳的往事。

  “詩兒昨天跟我說,她想回國去一趟。最近你書架上那些關于中國古代符號的書籍,好像已經讓她有些魔怔了。”

  “那我們就找個時間,帶她回去看看吧。”我說道:“我可以讓Ts幫我的忙,以華僑的‮份身‬回國訪問一次。”

  “不。”劉忻媛突然翻了個身說道:“詩兒說她想自己回去。”女人見我面有難,突然噗嗤一下笑到:“怎么了,我們的大老爺。別忘了,我們的寶貝女兒已經快二十了,當時那個年齡,我都快認識你了…說不定啊…嘿嘿。算了,放心吧,她的兩個哥哥,兩個弟弟中,總也會有人能陪她一起去的,而且別忘了,你那個叫Ts的朋友,他的兒子,可是我們寶貝的跟蟲。”當女人說完這話的時候,我才發現,我的房門已經被人推開了。

  月光下,一身長裙的少女,正一臉深飛揚的看著上躺著的她的爹娘。

  “我剛才聽到的,應該不是你們的夢話吧?”少女的嘴角,出了一種讓我覺得十分熟悉,卻有有些淡忘的笑意。

  (全文完)
( ← ) 上一章   驚情銀夢   下一章 ( 沒有了 )
工地亂事脫獄者美婦攻略異地故事絕色輔導員24歲寡婦的絲襪美母柳夢足虐一生禁亂色文女作家三商諜公司里的故事奴隸學園鄉村倫亂高中生的幸福放羊之心少婦初嘗都市蘇嬢嬢的敲門亂慾謎情年少時一段不女俠梅蓉的小滛樓菊星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lucylaw最新創作的免費熱門小說《驚情銀夢》第二十六章 魔怔-全文完及驚情銀夢最新章節第二十六章 魔怔-全文完在線閱讀,《驚情銀夢(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驚情銀夢的免費熱門小說,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60207923.buzz)
30选5基本走势图